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唐扫把星_ 第580章 许多事总得有人去做

时间:2021-06-05 16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迪巴拉爵士小说大唐扫把星 第580章 许多事总得有人去做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两个男子被抽落马下,徐小鱼轻松下马,一个男子猛地弹起来,头上挨了一记鞭腿,双眼泛白,死人般的扑倒。

    另一个男子一个扫堂腿,徐小鱼一个空翻避开,男子起身。

    “耶耶来了!”

    王老二狞笑着冲来。

    徐小鱼空翻落地,一拳!

    呯!

    男子扑倒。

    王老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耶耶这个师父越发的没用了。

    徐小鱼熟练的给两个男子上绑,手法让王老二这个老斥候都挑不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出师了!

    二人把两个男子弄马背上的绑着,随即远去。

    晚些到了一片林子里,两个男子被弄醒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徐小鱼和王老二没吭声。

    马蹄声缓缓而来,当那人进来时,一个男子嘶声道:“贾平安!”

    贾平安笑吟吟的道:“谁让你等来的?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两个男子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不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惦记着家中的两个人类幼崽,“动手!”

    徐小鱼堵住两个男子的手。

    惨哼声回荡在林子里,贾平安负手而立,“人若是铁,耶耶就是高炉,特娘的什么铁不化?”

    晚些徐小鱼拉出布团,“可愿说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个小子的眼中全是兴奋之色,贾平安骂道:“喜欢什么都别喜欢这个。”

    想到徐小鱼变态,贾平安就想狠抽王老二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杨贺让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杨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东市卖布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身份!”

    王老二沉声道:“什么商人敢动手杀了长孙无忌的幕僚?他如何驱使你等?”

    “他花钱养了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。”徐小鱼抬头,“可是死士?”

    贾平安摇头,“死士很难问出话来。此等人就是圈养的打手。那杨贺若是没猜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贺背后是谁我不知。”

    王老二狰狞的道:“小鱼,再来!”

    又是一轮刑讯,两个男子坚持了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再问了一些情况后,王老二问道:“郎君,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他们肯配合,都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子不禁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贾平安出了小林子,王老二使个眼色,徐小鱼拔刀……

    这两个刺客若是放了,回头郑远东就会被长孙无忌活活磋磨死。

    贾平安去了铁头酒肆。

    郑远东正在那里练字。

    一边练字,他还一边吟诗。

    老郑越发的骚了。

    贾平安进去,“来历不明,唯一知晓的就是他们想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动机!”

    郑远东喃喃的道:“我在长孙无忌那里并未结下死仇,那些幕僚就算是嫉妒也不敢令人下手杀人……会是谁?”

    他抬头,贾平安颔首,“长孙无忌的对头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……”郑远东的眼中多了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皇帝若是想弄死你,只需让人晚上摸过去,就能让你死的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比如说沈丘。

    那货贾平安一看就知晓杀人不少,但在贾家却遭遇了阿福的狙击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我的崽果然才是最高武力。

    贾平安乐了。

    郑远东琢磨了一番,“也是。那还有谁?长孙无忌的对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孙无忌一伙人的对头有限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觉得郑远东就是个倒霉催的,卧底就卧底吧,整天过的提心吊胆的,现在竟然被长孙无忌的对头刺杀,这枪躺的前无古人。

    “老一批关陇门阀下手狠辣,他们是不满长孙无忌一伙攫取了权力,成为了新关陇,可若是要动手,他们更喜欢直接对长孙无忌下手,而你……老郑,你就是个小虾米,他们不屑为之。”

    我就这么不值钱?

    郑远东把玩着手串,速度越来越快……

    “老关陇若是不动手,那就是官场的死对头。不对,官场的死对头更喜欢下绊子,而不是动手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有好处?”贾平安觉得他的分析偏了,“长孙无忌不缺人,他真要寻幕僚,喊一嗓子保证从皇城排队排到道德坊,全是想做他幕僚的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权势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的好处有限。”

    郑远东觉得自己就是一坨泥,啥用没有。

    贾平安抬头,“唯一的好处就是……能让长孙无忌忌惮,让他风声鹤唳。”

    郑远东一惊,“让他忌惮……皇帝。”

    你能不能别老是把皇帝拉进来?

    贾平安觉得这货做卧底做的心理扭曲了,老是觉得皇帝要害他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郑远东闭眼。

    贾平安捂额。

    这还要变身。

    先切换个账号。

    这活的也太刺激了吧。

    郑远东睁开眼睛,“陛下不会这般做。”

    得!

    先前这货的控制芯片是长孙无忌那边的,现在换到了皇帝这边。

    “陛下是没这个动机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拿起郑远东写的字看了一眼,随手丢开。

    娘的!

    比我写的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想让长孙无忌忌惮,风声鹤唳,唯有那等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李勣有这个动机,但没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老李最喜欢蹲在角落里看着群魔乱舞,机会来了他就上去暗搓搓的捅一刀。

    比如说李治谋求阿姐封后之时,褚遂良丢掉笏板,叩首出血,以辞官相威胁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反对声满朝都是。

    李勣就蹲在角落里,开始谁叫都不去。

    你们玩,我就看戏。

    就在李治绝望的时候,李勣出场了。

    ——此陛下家事,何必更问外人。

    皇帝想换个老婆,你们叽叽歪歪的……关你们屁事?

    是哈!

    李治猛地惊醒,合着我只是换个老婆,你们反对个啥?

    你们今日反对朕换老婆,那明日你们的儿孙娶妻,朕是否也能来个长臂管辖?

    谁能忍受?

    群臣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这便是李勣。

    其他人……老帅们不会干这等事,会干的就一个,薛万彻。

    但老薛差点被皇帝和长孙无忌联手剁了,此刻吓尿,在外面练兵,一直不肯回长安。

    朝中无人有这个动机。

    郑远东的声音幽幽,“不是人……”

    贾平安点头,“对,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排除个人的动机,那么就是群体。

    老关陇不屑于杀郑远东这等小虾米。

    唯一能动手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郑远东抬头,面色煞白,“他们不是冷眼旁观吗?就丢了一个英国公在朝中。”

    “褚遂良下台了。”贾平安觉得这是一股风,“长孙无忌最亲密的伙伴被流放,他却无可奈何,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和他所代表的那群人在衰退。”

    郑远东点头,“看到他们衰退,那些人就想着更快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贾平安觉得脊背发寒,“他们玩笑般的弄死你,随后长孙无忌就会揣测是谁动的手,最大的可能就是……皇帝。”

    雉奴,你弄了褚遂良还不肯罢休,竟然连我的幕僚都能下手?

    “随后两边会剑拔弩张。”郑远东低头看着手串,“谁都以为他们在蛰伏,现在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开始介入了。”贾平安笑道:“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是这等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下作?”想通了之后,郑远东冷笑道:“那些门阀世家若是与人无害,若是手不沾血,他们早就被灭了!这么多年来,他们遭遇了多少危机?不动手杀人,别人就会杀你!”

    那些世家门阀的历史太悠久了,平日里以正面形象示人,可君子活不了那么长。

    “他们标榜君子,可这世间的君子从来都活不长。越是君子就死的越快。要想活得长,首先就得不要脸,其次就得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从汉代到现在,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?

    那些世家能屹立不倒,谁以为靠的是口才和人才,那谁就是撒比。

    不管是盛世还是乱世,心狠手辣是家族兴盛的唯一手段。

    郑远东面色惨白,“他们盯住了我,失败之后定然会琢磨,长孙无忌若是没有反应,他们就会继续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告诉了长孙无忌,只会让事情越发的不可控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不是枭雄,否则也不至于带着一群大佬越混越惨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会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郑远东点头,“可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贾平安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“百骑不能出动,否则有人会猜测你和我的关系,随后你准备埋在哪?”

    郑远东就是没人手,所以才这般窘迫,“罢了,听天由命。”

    这货沮丧了。

    他就两条路,其一把事情告诉长孙无忌,其二等死。

    至于告诉皇帝……那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贾平安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郑远东身体一震,“小贾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他们的推算没错的话,动手的就是山东门阀那些人。

    贾平安小胳膊小腿的……

    贾平安想到的是崔云。

    崔云和他装比,摆世家门阀的谱绝非偶然,只能说明山东世家门阀们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按照历史的走向,他们结束了蛰伏,开始侵蚀关陇门阀的势力范围,不断扩张自己。

    这般努力数十年,到了李隆基时期,山东世家门阀已经成了一个庞然大物……

    举个例子,就老崔崔义玄家。

    崔义玄前阵子都还只是个县令,可等到了李隆基时期,他的儿孙们身居高位的比比皆是,聚会都得用案几来堆放笏板。

    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崔云的性子倨傲,而且还有些问题,比如说喜欢年纪大的。

    他对贾平安的态度,就折射出了如今崔氏的态度。

    要结束蛰伏了,该伸个懒腰。

    贾平安这个小虾米别挡道。

    贾平安微笑,“安心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不对呢?

    郑远东低声道:“此事不可轻举妄动,若是不妥,我最多是回去,离开长孙无忌。”

    结束卧底,那你就是个半途而废的蠢蛋。而且在长孙无忌还活着的时候,他就必须得远离长安,隐姓埋名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还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晚些,他出现在了东市。

    杨贺看着是个富家翁的模样,有些圆滚滚的,拱手一笑,颇为喜庆。

    徐小鱼进去了。

    贾平安就站在斜对面。

    王老二在身后,“郎君,若真是山东那些人家的,不好动。”

    连王老二都觉得贾平安的想法太冒险。

    阿姐掌权后,不断削弱世家门阀的影响力,而科举这个利器也在这个时候正式成为了取士的独木桥。

    随后阿姐倒台,她的心腹大多被清算。

    我呢?

    贾平安觉得自己和儿孙也很危险。

    所以能捅他们一刀子就别客气。

    至于崔氏……我交好的是崔建和老崔,别人关我屁事!

    “不好动也得动!”

    徐小鱼出来了,三人稍后在另一条街上碰头。

    “郎君,那杨贺店里三个伙计,杨贺本人怕是会些拳脚。”

    “盯着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随即回家。

    小棉袄依旧漏风,见面就嚎哭。

    皮夹克不错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两个婆娘很是贤惠的坐在一起看账本。

    贾家不算大,所以卫无双和苏荷能干的事儿不多。

    “夫君,今日有人问咱们家要不要在道德坊弄块地。”

    卫无双的眼中多了精光。

    苏荷摩拳擦掌,“我觉着该弄,弄了给孩子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弄了来谁种地?”

    贾平安觉得这两个婆娘想一出是一出的。

    夫君这是缺乏开拓心呐!

    苏荷给卫无双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两个婆娘就换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第二日,贾平安下衙时,就看到了一块地。

    “夫君,就是这块。”

    卫无双精神抖擞,感觉就像是开疆拓土了般的得意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陌生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“不买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不理解在道德坊里弄块地的想法,觉得纯属吃多撑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晚饭时,气氛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卫无双默默吃饭。

    苏荷看了一眼贾平安的碗,艰难的放弃了双修。

    连两个孩子仿佛都感受到了些什么,很是老实。阿福更是直接越墙去了王家。

    “不许买!”

    贾平安也火了,丢下饭碗就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出了家门,王老二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说买了那块地有何用?”贾平安不满的道:“田地也就罢了,关键是咱们家没了庄户,种地种地……难道让大郎以后种地做府兵?”

    王老二干笑道:“郎君,有地就有钱呢!这钱能传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!”

    贾平安不禁乐了,“富贵难出三代。”

    王老二不解,“郎君,那些世家门阀传了好些年,也还富贵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学识。”

    “学识?”

    王老二不懂这个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贾平安的嘴角微微翘起,“世家门阀传家靠的什么?就是学识。他们垄断了学识,也垄断了人才,所以世家门阀人才不断,民间却寥寥无几,为何?因为百姓没有学习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世家门阀兴盛多年的保证。

    汉唐以来,百姓能读书的有几个?现在大唐有州学,可州学招生有几个是普通百姓?就算是普通百姓进了州学,一点基础也没有,你怎么学?

    就像是后世的小学,一个什么都没学的孩子一下进了三年级,那些每日在家里、在外面上补习班的学生就像是碾压孩童般的碾压了他。

    而且州学的教授……当初贾平安在乡学时学了个半截,再无寸进,可据闻州学的助教们也是一个德性。他们自家的能力有限,能教出什么学生来?

    后世那些学校为何人人挤破头也想进去?

    不就是因为名师吗?

    有名师才有升学率。

    才能去一本。

    被刷下来的在其它学校苦苦挣扎,争取那少得可怜的升学可能性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唐的教育现状,也是世家门阀得以继续兴盛的根源。

    印刷呢?

    贾平安坏坏的一笑。

    等无数书籍烂大街时,世家门阀就得哭了。

    他心满意足的回去。

    两个婆娘各自在自己的屋里。

    怎地?

    一家之主没人搭理?

    贾平安怒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,徐小鱼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小鱼带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那杨贺就住在店铺里,三个伙计却各自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人很谨慎啊!

    贾平安回了后院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

    他昂首敲门。

    门开了,卫无双站在里面,只穿着里衣。

    夫妻争执怎么和好?

    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的某个地方,几个男子坐在一起饮酒。

    “郑远东没死,那两个出手的人却再没回来,记得是东市的杨贺吧?让他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那二人多半被擒,一旦被拷问出来,杨贺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贺就算说是咱们干的,谁信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的另说,要紧的是别给他们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明日就让他出城回老家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醒来,苏荷把贾平安缠的死死的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贾平安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昨晚上贾平安连赶两场,却依旧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年轻真好。

    不,是李大爷的药真好。

    起床洗漱,吃早饭时,贾平安说道:“在城中买地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苏荷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家是官宦,如今已经有了两块地,若是再在道德坊里买地……那些地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别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官府分配的地。”

    贾平安认真的道:“我不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,我也想着为妻儿谋取好处,可土地是大唐府兵制的保证……”

    最没原则的苏荷嘟囔,“别人家都买呢!”

    “别人家是别人家。”贾平安说道:“许多事总得有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卫无双福身,“妾身错怪了夫君。”

    苏荷也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一场小风波消散。

    贾平安刚到百骑没多久,徐小鱼就来求见。

    “郎君,杨贺看样子是准备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想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底了,求票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