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哇,这位公子有点暖_ 第435章 难道要把蓝一打晕了送给蓝心

时间:2021-06-04 18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洛心菲小说哇,这位公子有点暖 第435章 难道要把蓝一打晕了送给蓝心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岚婉也不知她在想什么,继续说:“在这吃吧,誉王府好久都没这么热闹了!都快把我闷坏了!”宁安公主不知道她的话几分真,几分假,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,就一直看着她,满眼疑惑。岚婉笑了笑:“我是真心想你留下来吃饭!要不吃饱了,咱们再打一架!”

    宁安公主转头不看她,闷声说了句:“不打!”这算什么?好像人家正哄着自己玩呢。

    岚婉也不计较她的态度,转头吩咐身后的吴妈准备午膳。

    此时的宁安越想越生气,本是替父皇来教训她的,可最后没教训人家,倒是让人家觉得自己无理取闹!她有种一直被人家牵着走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安公主情绪突然就不好了,起身就气呼呼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岚婉有些莫名奇妙,还是出声问了句:“真不留下来用午膳吗?”话语中竟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宁安公主头都不回,语气不善地说:“懒得和你吃!”

    这又是怎么了?岚婉想了想,刚才也没惹她啊,怎么就生气了呢。

    岚婉觉得自己没必要和一个半大地孩子计较,抬脚就要送宁安公主。

    宁安公主见她一直跟在身后,就放慢了脚步,等她跟上来说: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岚婉笑着说:“来者是客,你要走了,我肯定要送你啊!”

    宁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扔下一句“不用!”竟快步走了,好像是不好意思了!岚婉看着落荒而逃的宁安公主,嘴角上翘,真是一个爱闹别扭的小屁孩。

    官鸣当然了解宁安,那句“懒得和你吃”看似是气话,实则她面上挂不住,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难得碰上一个能让宁安不好意思的人。

    平曰都是她牙尖嘴利,让别人面上挂不住,今天破天荒第一次,让别人不动声色的臊住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你天天舌战群雄,可有一天,某个人就这么云淡风轻地看你瞎折腾,折腾到最后,愣是把自己弄尴尬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今天来了宁安公主这么个有趣的人,岚婉一天的心情都很好。

    晚上去给官鸣解毒,还特意带了吴妈做的小点心。

    官鸣当然心情更不错,他今天的内力又恢复一些,他不怕恢复的慢,他怕没希望。

    而现在所有的希望,都是旁边坐着喝茶的岚婉给他的,他对于岚婉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官鸣望着岚婉,面无表情地说:“今天,宁安那丫头来了?”

    岚婉心想:“指不定你就在这坐着听墙角,现在还明知故问!”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笑着说:“是!”

    官鸣又问:“你俩相处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岚婉视线低垂:“你不都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官鸣诚实地说:“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!不知道你俩最终怎样?”

    岚婉顿了一下说:“我也不知道我俩最后是什么状态!针锋相对?不像?和平共处?好像也不是!”岚婉说得是实话,谁知道宁安那丫头想怎样?风风火火地来,最后又急急忙忙地走了。

    官鸣喝了口茶说:“宁安那丫头心思单纯,秉性不坏,就是脾气坏了些!”

    岚婉心想:“你当然向着自己妹子!”她忽视了自己也是官鸣家的,而且是官鸣最亲近的王妃。岚婉公正地说:“我知道!我不会和她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官鸣听后,点点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这夜一如前几夜,还是那么辛苦,忙到半夜,岚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望月阁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岚婉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夜色正浓,一缕迷烟自窗口飘入,岚婉随即睁眼,双手立即摸枕头下的银针。

    只见一抹黑色身影翻窗而入,动作如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高手!岚婉的第一感觉。

    待黑衣人靠近,岚婉暴起,双手六枚银针飞出,见黑衣人在空中翻转一圈,便向她袭来。

    岚婉在银针出手时,便大喊:“救命!”

    黑衣人杀她易如反掌,但他在距岚婉一臂距离时,反身向窗外遁去,院外数道身影随他而去。

    官鸣听到声响,第一时间飞身踹门进了岚婉的房间。

    岚婉再见到官鸣那刻,紧绷的身体跪坐在床上,杵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在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官鸣上前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岚婉抬头说:“还好!”声音低沉,竟有些许颤抖。

    官鸣又往前迈了两步,嘴唇微张,想要说些什么,竟不知如何开口!他不会安慰人,尤其不会安慰女人!只是岚婉的害怕让他莫名烦躁。

    岚婉换了坐姿,轻启朱唇:“来人速度太快,我不确定银针是否刺中他!他蒙面,看不到长相!”两句话仿佛用了莫大的力气在说。

    岚婉害怕了,如果那句救命没有喊出来,她现在应该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她数次险些丧命,就算心理素质再好,也会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官鸣望着被吓到的岚婉,要是平常女子此时定是尖叫痛哭,可她一如大婚当夜,冷静自若。

    自嫁入誉王府,她数度遇险,本是局外人,都是因为自己陷入这无妄之灾,他应给岚婉一个交代!官鸣轻声对岚婉说:“我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!”说完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吴妈这时才敢进到房间,急地又落了一脸泪。

    书房灯火通明,官鸣冷着脸坐在上位,青一、青三、青五、青六、青七等人跪在下面。

    青七沉声道:“来人速度太快,我未能跟上!”

    其余追出去的人比青七略晚,更是未见其人。

    青一、青三守在官鸣身边未敢动,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。

    官鸣沉思片刻说:“青一,你去追查此事!”

    青一有些迟疑,问:“王爷,你这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官鸣说:“我的内力在逐渐恢复!调蓝一回来!”

    青一拱手称是。

    青五开口:“黑衣人是从暗卫防御最薄弱的地方逃走的,我怀疑府内有内应!”

    官鸣微怒:“查!”

    这夜,誉王府动作很大。

    第二日,岚婉心情不是很美丽,坐在桂花树下看地上的点点碎光。

    又莫名其妙地经历一次死里逃生,真不知这样的事情什么时候能结束。

    与其坐以待毙、束手就擒,不如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短时间离开誉王府,肯定不可能,但找出刺杀的幕后主使,解决潜在危险还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岚婉想到这里,立马起身去了听竹苑。

    听青三说官鸣在修炼内功,岚婉不便打扰,想着晚上解毒时,再与官鸣商谈此事。

    岚婉刚进望月阁,发现墙角的草地上有亮光闪了一下,她轻轻走过去,竟然是两枚银针,针尾是红色的,竟然是昨晚她掷出的银针。

    岚婉赶紧跑进厢房,从药橱里找出一个手掌大的白色瓷盅,打开盖子,里面有一只类似蜜蜂的小生物,它的身体闪着亮光。

    岚婉眼睛一亮,抱着瓷盅又跑去了听竹苑。

    青三见她去而复返,很是纳闷,还未开口,就听岚婉说:“青三,快去禀告王爷,我有昨晚刺客的下

    一听这个,青三赶紧进房通报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官鸣便穿戴整齐地站在岚婉的跟前。

    岚婉赶忙将手中的瓷盅递给他,说:“这是平仓,它的身体发亮,说明昨晚刺客中了我的银针!”官鸣听后,小心地打开盖子,的确有一个长着翅膀小虫子,身子亮亮的。

    岚婉继续说:“昨天的银针上涂了它的血液,银针碰到血,它就会身体发亮,跟着它,肯定能找到黑衣人!”

    官鸣眸色深沉地看了岚婉一眼,转身将瓷盅递给青三说:“给青一送去!”

    青三刚要走,岚婉叫住他,递给一个白色的小瓷瓶,告诉青三:“抓到黑衣人后,就将这个滴在瓷盅里,平仓就会飞回来!”

    青三接过离去,岚婉请官鸣坐在石桌旁,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。

    官鸣开口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岚婉深吸一口气说:“是!”

    官鸣给她一个说的表情。

    岚婉小心谨慎地开口:“我无意探查你的秘密,但我偶然嫁入誉王府后,接二连三陷入险境,我不想坐以待毙,我要主动出击,所以想问你,你对于自己的仇人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官鸣没想到岚婉竟然要找他的仇人,寻常女子不该寻求保护吗?

    岚婉见官鸣不出声,一直在看着她,生怕他误会自己多管闲事或有其他目的,遂说道:“我没有别的目的,只是不想处处受制于人,现在你我二人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!”

    官鸣收起对她的打量,的确是自己让她陷入险境的,既然她有意分担,说不定对査出幕后之人会有帮助。

    官鸣面色如常说:“这五年,我一直呆在誉王府,主要精力放在解毒、查找毒源上面。”

    岚婉想了想,也是,他的命都要保不住了,就算是要收拾他们也得要有个好身体。

    岚婉不解地问:“你不觉得抓住刺杀的人就有可能找到下毒的人了吗?”

    官鸣平静地说:“想过,只是刺杀之人都是死士,刺杀失败后不是服毒就是自杀,即便侥幸将刺杀者擒住,他们也致死不多说一句话!”

    也许多说的一句话,会比死更可怕。

    但岚婉觉得这是借口,官鸣能这么弱?为什么不追究呢?

    岚婉虽然想不明白,但还是说道:“下次刺客,我来审,也许能问出些什么!”

    官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岚婉想既然打开天窗说亮话,那就不妨将话讲明白:“这五年经历这么多刺杀、暗杀、下毒,你就没有怀疑对象?”

    官鸣望着岚婉,眸子深了些,好久开口道:“有!北漠王耶律陌、西楚太子楚玄痕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岚婉诧异地问,就这两个人?

    官鸣的眼底风起云涌,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,他冷漠地开口:“还有宫里的!”

    岚婉疑惑地问:“宫里的?谁?”

    官鸣此时已经明显语气不善:“不知道!”说完就转头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岚婉莫名其妙了,他为什么生气?是自己问的太多了吗?

    她抬眼看了看他,不能啊,刚才还好好的,好像是问到宫里谁想杀他,才变成现在这样的。

    岚婉视线微垂,看着手中的茶盏想:“可能官鸣更生宫里人的气吧!他一心杀敌,保家卫国,最后却被自己人伤害!这让他情何以堪!不过,历朝历代,为了皇位,手足相残的事情还少吗?难道官鸣看不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