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医品狂妃_ 第五十五章:同床共枕

时间:2021-05-25 12:4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十九毅小说医品狂妃 第五十五章:同床共枕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前世她不仅是特聘军医,还是精神力超群的异能者,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种话,她在他们面前都是一副完全无法战胜的女强者。

    可今日,她却从一个双腿残疾的男人口中听到这句话,花轻言无法否认,她的心在这一刻有丝悸动。

    但,她从来不会惧怕任何人,也不需要特地讨好别人:

    “就是灵脉吗,若是她手中的灵脉毁了,是不是就没有权柄了?你跟我说说,她的灵脉都有哪些,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花轻言勾起冷笑,她一向秉持“骂人就揭短,打人就打脸”十字真言,既然老太妃倚仗那些灵脉,那她直接将那些灵脉都毁了,老太妃还不是任人捏扁搓圆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,那些守护灵脉的阵法就是化元期巅峰的武修都破不掉,你若误闯,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,难倒无数修士的破道学院入学考核的那些阵法的威力,不到守护灵脉的阵法的威力的十分之一。”君墨寒十分严肃的告诫她,若是他的腿无碍,还有闯阵的可能,但现在,若是花轻言贸然进入阵中,他真的没把握能把人救出来。

    花轻言见君墨寒那么严肃,也知道还是因为自己修为太差,而且原主还是不能修炼的废材,所以造成别人都觉得她太弱,既然这样,那她不用多说,到时候等她把那老太妃的灵脉都给毁了之后,用事实来证明就好。

    因此花轻言嘴上应着,脑海中却催着书灵将所有关于阵法的内容都整理出来。

    当得知阵法威力之后,花轻言脸上露出有些凝重的表情,那阵法果然厉害,只是按照某些轨迹布上灵石或者其它材料,竟能把人深深困在不寸之地,而阵中人却完全走不出来,更有甚者,直接迷失或者被阵法里的各种的杀招一招致命。

    这让花轻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当下就从书灵所整理的那么多信息中找到阵法入门的书籍,一看进去,就忘了外面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已经回到院子里的老太妃则正闭目养神,柳美人则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禀报。

    “太妃,花轻言自从进了府,王爷就日日宿在她那里,您说王爷会不会其实能行房事?”

    老太妃微微抬起眼皮,嘴角勾起一抹笑,语气带着冷意道:

    “能不能行房事,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柳美人双眼一亮,以前七王爷可是龙戾国的第一天才,她早就心悦已久,否则不会自愿嫁给已经残废的七王爷,她心中始终相信七王爷这么厉害的人一定不会残废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现在老太妃开口,柳美人有些意动,眼里带着期盼小心翼翼的问道:

    “老夫人您打算派谁来试?”

    柳美人这样问,一般情况下老太妃自然会说是派她,若是有老太妃开口,七王爷在怎么反对,肯定会宿在她房里的,到时候她的地位就真的很稳固了。

    柳美人这样想着,心里不免慢慢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老太妃却淡淡的开口道:“明日你就会知晓了,王府除了这些,没发生什么别的事了?”

    柳美人脸上闪过诧异,难道老太妃想要派别人去试,她心里涌起不甘,却不能得罪老太妃,摇摇头道:

    “没,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老身累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妃开口,柳美人再怎么想要知道老太妃的打算,却不敢多问,只好恹恹的退下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又把五十两金币彻底花光的苏清云一回到苏府,就被沈氏立刻拉着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样,花轻言给了多少金币?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,苏清云就气得直接甩开沈氏的手道:

    “一个金币都没给!母亲,花轻言那么吝啬,你干嘛骗我,害我去了七王府丢尽了脸!”

    沈氏皱眉道: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花轻言明明一出手就是一千两金币的,你是不是拿着钱去了赌坊,把钱都输光了!你这个败家子,花轻言至少给了五百两金币吧,你都输光了,一点都没带回来,看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沈氏气得上手就要打苏清云,苏清云被闹的直接用手一推,沈氏没站稳直接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清云见此非但不去扶,反而开口道:“我说花轻言没给就没给,不信你自己去问啊!下次这种事不要再叫我去,我困了,先回房了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个夭寿崽!”沈氏气得直骂,这时听到吵闹声的苏清风看到地上的沈氏,赶紧上前扶起沈氏道:

    “母亲,你怎么坐地上了,快起来,发生什么事了?我好像听到了二弟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沈氏没好脸色的甩开苏清风的手道: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事,你那个表妹花轻言见死不救,你爹的腿都烂了,她却无动于衷,还把云儿给赶了出来,要是你爹出了什么事,那都是因为花轻言!”

    沈氏扶着差点扭到的腰,脸色黑沉的进去了,留下苏清风紧紧攥着拳,他心中憋闷极了,明明是母亲把父亲买药钱都给拿走,还丢了,现在却还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咳、风儿……”

    房中传苏安烨带着虚弱的呼喊声,苏清风赶紧收敛了表情,跑进去问道:

    “父亲,你是渴了要喝水吗?孩儿现在就给你倒。”

    苏安烨躺在床上,裸露在外的腿上已经化脓,泛着恶臭,他的脸色也发红,似乎是发烧了,嘴唇干裂的离开,他摆摆手道:

    “云儿是不是不听我的话,听你娘的话去找轻言要钱了?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苏清风脸上闪过尴尬,这事他知道,他实在没脸见花轻言,可为了父亲的伤,他选择了沉默,果然如他所想,花轻言帮一次已经是十分估计亲戚情分了,怎么可能还会当冤大头一直给钱。

    苏安烨见此,哪能猜不到事实,他气得直接重重捶床道:

    “风儿,你去把你弟弟叫进来,我说的话他都当成耳边风了,若是再不好好教,以后他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!!你记得,是我们当初不义在先,没有脸再去找安荷一家,轻言能帮我治腿,那是因为她心软,以后不准再去为难轻言一家,知道吗?!”

    苏清风自然晓得这个道理,他点点头道:“父亲,孩儿知道了,但是您现在身子不好,二弟那里我会去说,你好好休息,有事叫孩儿或者二弟一声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清风出去后,看到苏清云和紧闭的房门,摇了摇头,走向了杂物间。

    那里放着父亲狩猎用的工具,父亲的伤不能再拖了,他修为虽然不高,却也比许多人高上不少,他要出去狩猎妖兽赚钱!

    苏清风带着弓弩,然后敲了敲苏清云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!”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清风皱了皱眉,面有不虞的叮嘱道:“我有事出去一下,你好好照顾父亲。”

    里面传来敷衍的应答声,苏清风重重的叹了口气出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王府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花轻言正想入睡,却看到君墨寒竟然十分高调的出现在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!”花轻言挑眉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君墨寒看着她大咧咧的只穿着里衣、在他面前毫不设防的模样,心情莫名变好,摘下面具,十分自然的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就寝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就寝啊……什么!!就寝!!你要在这睡?!!”

    花轻言好一会儿才明白君墨寒的意思,吓得差点跳起来,以前君墨寒都是第二日早早来她房中的,可今日……

    似乎看出花轻言的疑惑,他依旧语气自然的开口道:

    “母亲神识过人,能知道整个王府发生的事,除了房间里发生的事,这里布了神识隔绝阵。”

    花轻言虽然只见过老太妃一面,但是对她的印象越来越不好了,恨不得赶紧把她给灭了,神识这种东西如同眼睛,那不是房间以外做点什么事,老太妃都能知道,想想都令人不爽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衣橱里有多余的被褥,你就睡榻上吧,床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花轻言可没打算和君墨寒一起睡,可她话音才落,就感觉一道身影从眼前一闪,再去看时,轮椅上的君墨寒已经不见踪影,而她的床上,多了一个穿着玄色长袍的君墨寒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君墨寒竟然已经迅速解衣宽带,动作优雅而熟稔的睡在外侧了。

    花轻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君墨寒转头看自己,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带着一副“夜已经深了,还傻站在那做什么,快点吹灭蜡烛就寝”的疑惑目光,花轻言差点被气得突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她早就发现君墨寒脸皮厚,可没想到竟然厚成这样。

    她正要不情不愿的去衣橱拿被褥,却看到君墨寒脸上一闪而逝的戏谑笑容。

    当下就气得直接爬上/床里侧躺下,她才不要因为君墨寒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花轻言躺下后带着挑衅的眼神转头去看君墨寒。

    却被君墨寒那棱角分明俊美侧脸给惊艳住了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能看到君墨寒挺直勾人的鼻子,浓密而弯长的睫毛,她这才知道,原来君墨寒不但有一双如同浩瀚星辰般的深眸,连睫毛都那么好看,更别说那双凉薄却透着性感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睡吧夫人,白天你想看多久为夫的脸都可以,现在夜深了……”君墨寒带着蛊惑的低沉声音传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