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忽如一夜风雨骤_ 第二章 家破业绝进葑门

时间:2021-05-12 17:1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闲云了了小说忽如一夜风雨骤 第二章 家破业绝进葑门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半晌,才听那小船上的人答话道:“是叔父大人吗?我,周铎。”

    周奎带了周鉴、周钟两个去嘉定认宗归谱,周铎则跟次子周镜、侄子周铉、周铭留守搭理生意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会在这里?坏了,果真出事了。”快如闪电地想着,周奎心存侥幸地问道:“周铎,你们做啥呢?”

    周铎等顾不上说话,一齐动手,拼尽全力划了过来,周鉴、周钟两个忙命下人把他们拉到了大船上。

    经了这一耽搁,后面的船已迫近了,“抓凶手”的呐喊声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周铎慌乱不堪地道:“走,快走,他们反了!”

    周镜、周铉、周铭三个均一脸恐惧,纷纷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周鉴、周钟两个怒道:“反了?哼,就凭他们?也敢?迎上去,弄死他们!“

    周奎瞪了两个一眼,道: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调头,先避开他们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是避开,又谈何容易?后面船上的人,发现了周铎等丢弃的小船,只稍顿了顿,即又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饶是周奎等所乘的船大,子侄们又一齐划船,还是折腾了大半夜,冒险拐进了岔路,才总算摆脱了他们。

    周奎长舒了一口气,道:“怎么回事?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周铎不无后怕地道:“叔父大人走后,我们四个即赶去牙行搭理生意,牙行里居然冷冷清清的,我们正奇怪,外面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看了看周奎,见他认真在听,接着道:“他妈的,那些关了门的小牙行,居然全都重新开门营了业;那些小脚夫帮、那些布商、粮商完全无视我们周家的存在,大摇大摆地去跟他们谈生意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,是那些农夫,居然肆无忌惮地到镇上摆摊交易;还有咱们雇佣的那些牙侩、伙计居然全都跑了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当然不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,就想着抓一两个小虾米震震他们,偏是赵六那个孙子就撞上来了,他居然到咱们牙行门口摆摊叫卖,哼!”

    周奎感叹道:“这等二货惯会狗仗人势。”

    周铎忙附和道:“叔父大人所言甚是,只可惜这二货银样蜡枪头,中看不中用,周镜兄弟把他提起来随手扔到地上,他的脑袋赶巧就撞到了尖石上,死了。

    之前也曾有过这样的事,不过给俩钱儿就了了,这次不行了,那些阿猫儿阿狗儿们居然一齐过来围攻我们,我们不得已想退回牙行,牙行竟已被他们占了,我们只得退到家里,他们居然还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铎一脸惧色,但见周奎沉思着不说话,继续道:“亏得叔父大人事先弄了密道,不然,我们弟兄四个恐怕再也见不到叔父大人您了。”

    周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,蓦然记起什么似地,问道:“你们的婶娘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周铎胆怯地看了一眼周奎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奎登时明白了过来,道:“你婶娘原就久病不起,哪里经得住如此的惊吓?”

    周铎闻言,“怕”轻了些,哭道:“我们原准备带着婶娘的,无奈,他们早有预谋,很快就冲进家里发现了密道入口,追了过来,我们四个不得不先让婶娘入土为安了,纵使如此,若不是凑巧碰上叔父大人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周奎道:“怎么会突然这样?不会有人暗中使坏吧?”

    周铎道:“肯定是田三保那个狗东西,我前些日子就瞅着这狗东西不地道。”

    周奎看了看周镜、周铉、周铭三个,见他们纷纷点头,道了声“果然不出所料”, 回头呆呆地看着娄塘镇的方向。

    周铎等不知其所想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周奎才突然又道:“这么说,咱们的牙行没了,家也没了?”

    周鉴、周钟没见过那阵势,不服道:“岂能任之说没就没了呢?哼,再抢回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周奎冷“哼”了一声,抢白道:“抢回来?你们说的倒轻巧,他们如今已抱了团,你们说说,该咋抢?唉,不要说抢回来了,咱们恐怕连回都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周铎等一脸不解,接着道:“他们之所以敢这样,肯定蓄谋已久,豁出去了要跟咱们斗,只要咱们一回去,恐怕连咋死的都不知道就没了命。”

    周铎等顺从惯了,原就没有多少主意,听他这样说,不由一齐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沉思着道:“看来,娄塘镇咱们是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铎急道:“那可咋办?咱们的产业可都留在了娄塘镇哪。”

    周奎也不接话,转向周鉴他们,见他们都跟着点头,不无责备道:“哼,产业?都到这个时候了,你们还顾着产业?是,产业是重要,但跟命比起来,产业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鉴等人不敢再吱声,偷偷地去瞄周铎。周铎懂他们的意思,鼓起勇气道:“叔父大人教训的是,只是,咱们这一大家子的人,不去设法弄回咱们的产业,还能去哪里?”

    周奎颇有点儿卖弄的意味道:“你们,哦,以为我跟你们一样没脑子?走吧,两个月前我在葑门内城口捡便宜买下了一座宅院,咱们暂时就去那里吧。你们几个都给我记住了,以后都给我夹起尾巴做人,免得把他们还有官府引来,白白丢了性命还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周铎不服道:“官府?他们也没少吃少拿咱们的,难道就一点儿情面都不讲?”

    周奎冷“哼”了一声,想了想,才又道:“官府?指望他们,哼,别做梦了!

    没办法,人心险恶,先顾眼前吧,不然,若是让他们闻到了味儿寻过来,还有咱们爷们儿的活路?”

    周铎等还欲再说,周鉴已接话道:“理儿倒是这么个理儿,可是,就凭咱们手里的这点儿银子,这么一大家子的人,能过几天舒服的日子?”

    周铎等显然也是这样的想法,周奎懒得再费口舌,起身过来用手按了一下周鉴的头,没好气地道:“你就知道过舒服的日子?对,想过舒服的日子没错,可你也不想想,现在到了什么时候,哼,能保住命就不错了,还他妈的想着过舒服的日子?”

    周铎道:“即便不想着过舒服的日子,咱们总得活下去吧,咱们手里就这么点儿银子,总有花完的那一天,咱们还咋过?咱们这些人又身无长处,总得找点儿赚钱的由头吧,总不至于再去开牙行吧。”

    周奎道:“咱们开过牙行,知道里面的道道曲曲,牙行可不是随便就能开的,这里可比不得娄塘镇,咱们当然不能再开牙行,还有,咱们必须要藏住自己,即便能开,咱们也不能再开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的坚决,周铎再问道:“那,咱们该咋办?”

    周奎道:“没办法,只能重操祖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重操祖业?那又是啥?”周铎兄弟不解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孩子哪。”周奎感叹了一句,正色地道:“我的父亲大人,也就是你们的祖父大人,之前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周铉、周镜等几个小的不知,周铎却知道,他近乎惊叫道:“叔父大人不是想让兄弟们做土郎中吧?辛苦且不说,更关键的是,我们兄弟又没正经学过,咋去做呢?”

    周奎无奈地道:“这不怪你们,怪我,富裕的时候对你们管得太松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周铎兄弟脸上仍甚为不屑,加重了语气道:“亏得我小的时候跟你们的祖父大人学过一点儿皮毛,这样吧,看病的活儿就由我来干。

    你们兄弟分成两帮,一帮在咱们新家的东面葑门城洞里摆一个草药摊儿,卖些草药。草药的知识好学,我教你们;另一帮跟我跑跑腿儿,也可以串村走巷赚点儿外快。如此虽说辛苦了点儿,咱们至少还能有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周铎兄弟虽心有不愿,想想却也别无他法,纷纷低了头,不再说话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